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所以說我最討厭小孩了(一)

*兄弟paro
*很囂張的狛枝哥哥跟被領養的日向弟弟
*正太狛日太棒了為什麼那麼少人寫
*一直挖坑但是不想填

(一)
狛枝凪斗的家人增加了一名。

 

這句話並不代表他的父母為他生下一個弟弟或妹妹,因為凪斗的母親已經不能生育了。她在還沒患上子宮頸癌的時候一直想要個小兒子,卻在做了手術之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現在為什麼又多了一名“家人”呢?

 

因為“新家人”的父母遇害了。

 

“新家人”——6歲的日向創,是狛枝凪斗的遠親。他跟父母生活在農村中,本來父母只是如常地進城,卻不幸死於了車輪下。日向創的祖母年邁,身體並不好,照顧自己也已經很吃力了,唯有為日向找一個新家庭。

 

凪斗的母親在聽到這則消息的時候,幾乎是立刻就答應了。凪斗並沒有反對,因為他非常尊重母親的決定,可心裡,他是非常不想要一個“新家人”的。

 

凪斗並不喜歡小孩。

 

“凪斗——?凪斗,你的弟弟來到囉?”母親喊著自己的名字,讓自己去迎接那名新來到的家人。

 

他立馬來到大門前面,站在了父母親的旁邊。剛駛到車是很殘舊的貨車,大概是農村裡用來送貨的貨車吧,凪斗這麼想著的時候,車門打開了,一個比自己矮許多的孩子從車裡跳了下來。

 

那個孩子背著一個大背包,手裡拿著大袋小袋的。他低著頭,凪斗看不清他的臉,所以只能憑髮型去判斷他了。是很奇怪的髮型呢,亂糟糟的茶色短髮,頭頂豎著一根看起來特別堅硬的天線。有點像刺猬。

 

父親立刻去幫他搬那些袋子了。母親見他的背包很重,便幫他脫了下來,恍著神的日向有一瞬想把背包奪回來,卻又收起了手。

 

母親把那個漲鼓鼓的背包遞給了凪斗,便帶著溫柔的微笑。“你就是日向創君了對吧?”

 

日向點了點頭。

 

“我們是……”她對日向介紹了自己跟丈夫。“這位是我們的兒子,也就是你的兄弟…….”她把凪斗推了出去,讓他自我介紹。

 

“我是狛枝凪斗,今年10歲。”

 

日向沒有應答,只是稍微抬起頭,用枯草黃的眼眸瞄了瞄自己。真是個不懂禮貌的孩子!凪斗有點不高興。

 

“將來就要多多指教囉,創君。”母親仍然帶著微笑。

 

接著凪斗的父母便帶他們來到了位於二樓的、創的新房間。

 

創的房間是最偏闢的,就在凪斗的房間旁邊。父母把創的房間安排在離他們最遠的地方,並不是想要遠離他之類的,而是因為他們相信自己那乖巧的兒子,凪斗,可以把他照顧得很好。

 

“創君喜歡吃什麼呢?”

 

母親問了他的喜好跟興趣,創卻只是輕輕地搖頭或者點了頭。在一旁的狛枝看著覺得很不高興,卻沒有立刻說出自己的意見。

 

“啊!時間不早了。”母親忽然意識到了現在的時間:“我們要先去準備晚飯了。”

 

“凪斗,帶創君熟悉家裡的事情,就麻煩你了。”父親說。

 

“嗯!” 凪斗露出了自認為最燦爛的笑容。

 

“碰”

 

“……”

 

走廊傳來的走樓梯的聲響。

 

而日向創的房間卻是寂靜。

 

創像脫線的人偶一樣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從母親那裡受到命令的凪斗沒有轉身離開,而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創的面前。

 

“喂,刺猬君。” 

 

創稍微地抬起頭來,看見凪斗懷中抱著的背包後瞳孔一縮。“還給我…..”他無力地伸出手,像是因為缺水而暈倒在沙漠中的旅人。

 

終於說話了啊……雖然聲音小得很。

 

凪斗卻不想順對方的意。“如果我偏不還呢?”

 

“還給我!”日向創忽然激動了起來,還沖向了自己。凪斗被對方嚇了一跳,可還是反應了過來。他利用自己的身高優勢把背包舉了起來,創在自己面前拼命地伸手,還是碰不到背包。

 

“混、混蛋、還給我!”他氣急敗壞著,單是伸手並碰不到背包,於是開始捶打起對方來。發現沒有什麼用處之後,他想要墊高腳,卻一個不平衡,他抓住了凪斗的外套,整個人倒向了他的懷裡。

 

非常不幸地,專注在“把背包舉得更高”上的凪斗也沒有站穩。他沒有順利地阻止日向的摔倒,反而因為雙手都舉著背包,也跟他一併往後倒去——

 

“痛!”“唔……”

 

兩個小孩就這麼一起摔倒了。後腦直接撞到地板的凪斗覺得頭痛,趴在自己身上的那個軟乎乎的物體卻沒有受到太大傷害。他趁凪斗還昏沉著的時候把背包奪了回來,胖嘟嘟的手像是抱住寶貝一樣抱住了背包裡的東西。

 

他連要防範搶走他背包的“兄弟”都忘記了。他眼角發紅,忘情地將鼻子埋入那個“東西”——一個綠色的球型毛絨玩偶。毛絨玩偶有著一根跟日向一樣奇怪的天線,還有用鈕扣做的眼睛,整個散發著非常幼稚的氣場。

 

“所以說我最討厭小孩了。” 凪斗“嘖”了一聲,一臉嘲諷:“經常無理取鬧,動不動就哭,還喜歡一些很幼稚的玩具……”

 

“你……你自、自己不也是小孩嗎?”

 

“所以說我討厭自己…….小孩根本就是垃圾一樣的存在。你嘛,比垃圾一樣的我更小,所以是廚餘垃圾。” 凪斗擺出一副非常不爽的嘴臉:“我先說好了,我不打算跟你親近,只是因為母親我才會幫你而已。除了母親在的場合,不要來跟我說話,不要以為我們的房間很近就來煩我,廚餘垃圾刺猬君。”

 

“我不是廚餘垃圾——!” 創生氣得連頭髮的豎起了。就跟刺猬沒兩樣嘛?凪斗想著。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攤手。

 

他跟創已經吵了一陣子,剛才創還喊得那麼大聲,讓父母親擔心就不好了——而且如果要讓他們高興的話,還是要裝出一副跟創很好的模樣才是。

 

“雖然我很不喜歡你,可是我很不想讓母親擔心,所以麻煩你也裝出跟我很親近的樣子。”

 

“我不要裝——”

 

“總之我現在就要帶你參觀家裡了。如果不想讓好心收留你的、我的父母親傷心的話,就乖乖跟著來吧。”

 

他看著對方敵意的眼神,忽然很想繼續惹怒他。

 

“走吧,刺猬君。”

 

——TBC——


评论(1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