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胖次上的紅色液體(上)

*狛日文
*大家都很神經病而且特別智障的短篇
*狛日群裡的交換梗,灼櫻桑的題目“日向君醒來後發現自己有月經了”
*文筆渣
*寫完下篇的時候會再改一遍,或許會跟這個版本有些不同
*因為以上原因所以慎入,如果Ok請進
——————————————————————
(一)

日向創起床後,一如往常地去了廁所。把胖次一拉,他一屁股坐上馬桶,正想為自己的腸道健康做出貢獻的時候,忽然發現了藍白櫻花上,有奇怪的紅色污跡。

 

他左思右想,自己並沒有接觸過紅色的液體。如果是在哪裡沾到的話…….他一翻褲子,發現自己的睡褲並沒有沾到這個液體。液體不像是從外面來的,那麼……就是從自己身體裡流出來的吧?

 

要是被自己的戀人看見,肯定會認定是絕症然後小題大做的……絕對會說什麼他的幸運帶來的不幸的!沾上這種液體的話可能說明了身體有問題,大概是會需要看醫生吧,不過如果會讓狛枝擔心一堆有的沒的,還是偷偷地去問罪木就好了吧。現在還是先毀屍滅跡——

 

他靜悄悄地脫下了那條胖次。

 

“碰——”自家戀人突然打開了浴室的門。

 

“……”

 

“……”

狛枝的目光落到了胖次的污跡上,下一秒印堂都發黑了。“日向君……”

 

“狛枝……不是你想的——”“這就是那個了對吧!”

 

嗯?他聽上去非常雀躍的樣子,並沒有開始自責嗎?

 

啊,狛枝忽然緊抱住了自己的身體,臉漲得非常紅,還發出了哈斯哈斯的喘息聲——

 

“日向君終於來月經了啊!”

 

“……”

 

“我果然沒有猜錯啊!我跟日向君的愛創造出了希望,這耀眼的希望終於讓日向君的子宮成熟,允許我們結出希望的結晶……啊,希望實在太美妙了!希望是絕對的好東西…….”

 

“.....我是男的。”日向回應:“男人是沒有子宮的。”

 

狛枝一頓。

 

他忽然斜眼注視著日向的胸膛,像猥瑣大叔一樣嘿嘿嘿地笑了起來:“我堅信那91cm的感觸,就是在告訴我日向君的子宮充滿了希望——”

 

不行了,根本沒法溝通!

 

他對興奮狀態的狛枝陷入了絕望。

 

 

(二)

因為趕時間,日向還沒能跟狛枝解釋就出門了。

 

他從來沒有遲到過,今天也是跟平常一樣準時回到了公司,可是他覺得身邊發生的事情可不正常。

 

首先是在踏入公司的門時。

 

早上的咖啡似乎激活了他的腸胃,帶來了一點腹痛,於是他按住了自己的肚子。

 

他保持這個姿勢看見了坐在接待處的澪田跟小泉。澪田平時會跳起來跟自己說早安,今天卻是用一種憂鬱的表情看著自己,像是在可憐自己一樣。小泉也在露出一種很同情的神色。

 

“早啊!”日向笑著打了招呼。聽見小泉說得特別小聲的早安時,澪田才恢復了精神奕奕的模樣。她衝過來拍了拍日向的肩膀,安慰著:“小創,沒關係的!這種事情習慣就好了!”

 

日向創覺得非常困惑。

 

然後是在坐上電梯之後,他看見了同事索尼婭跟二大。

 

日向又打了招呼。二大平日回話之後,會非常用力地拍打自己的肩膀,問自己“今天有晨練嗎!”,可今天二大伸出手想要拍過去的時候,卻忽然把手抽回去了。

 

旁邊的索尼婭兩眼放光地打量着自己,說了一些日向聽不懂的話。在他要走出電梯的時候,還笑著對他說道:“日向君,我跟你的時間差不多呢!”

 

“?”日向仍然非常困惑。

 

在疑惑之中,日向終於回到自己的樓層。

 

他繼續著自己昨天還沒完成的報告,暫時都沒有再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情。

 

集中精力寫了很多頁,精神再緩過來之後已經是中午了,差不多到吃飯的時間了。肚子也餓了。

 

在吃飯之前,先去跟醫護室的罪木問問今天早上的事情吧。

 

——哇?

 

他忽然不知道踩到了什麼,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垃圾桶上,肚子正好重擊了那個垃圾桶,然後無法平衡地趴倒在地,頭也撞到了地面:“唔!”

 

“日向哥!”看見日向抱著肚子躺倒地上的西園寺立刻衝過來了,還喊來了左右田跟九頭龍。

 

在三人合力之下,總算把日向拉了起來。

 

九頭龍迅速地把辦公椅拉了過來讓日向坐下,這時候西園寺已經拿來了一杯熱水跟藥丸。

 

還沒從剛才摔倒在地緩過神來,日向感覺嘴裡被塞了什麼東西,在溫水被灌入口中時,他反射性地把水連帶那個東西一起吞了下去。

 

剛才的撞擊讓他頭特別暈,日向抱住了自己,整個人在辦公椅上縮成了一團。在昏昏沉沉中,他聽見九頭龍喊了什麼“醫護室”、“病床推不過來”、“沒有辦法了”的,接著一陣風迎面而來,他覺得自己肯定已經顏面崩壞了。

 

自己身下的辦公椅跟宇宙飛船似地急速移動著,在強風之中他只能勉強睜開一點眼睛,卻發現自己正在走廊急速穿梭著。

 

什、什麼情況?!

 

“——今天早上我還在懷疑狛枝那傢伙的話,想不到你真的在遭受這種痛苦,為了不讓我們擔心還在強行忍耐著……”背後傳來左右田沉痛的慚悔聲:“我的靈魂之友啊!我現在就帶你去醫護室那裡——”

 

 

(三)

 

再次睜開眼來,日向發現眼前是醫護室的天花板。

 

“??????”

 

日向的腦袋中只有問號。

 

感覺今天發生的都是些奇怪的事情。從早上出現在胖次上的紅色奇怪液體,到接待處的澪田跟小泉,在電梯裡遇到的二大跟索尼婭,在自己摔倒時反應奇怪的九頭龍、西園寺跟左右田…….

 

啊,是的,要問罪木今天早上的問題——他想起來這件事的時候罪木也映入了眼簾。

 

“嗚嗚…...日向桑,你終於醒來了……!那就太好了……”

 

日向摸著腦袋坐了起身。

 

“哇啊啊啊日向桑,小心一點!”罪木驚慌了起來:“日向桑的身體還很虛弱,剛才都痛經痛到暈倒了,還是多休息一下比較好…..”

 

痛、痛經?

 

“痛經……我?”日向愣住了。“我不是……被撞到,所以受傷?”

 

這下換罪木呆愣了。

 

“可、可是剛才左右田桑說,日向桑已經痛經痛到缩成一團……?今天早上狛枝君也打電話來公司說了,日向桑第一次來月經,拜、拜託我們多關心你……”

 

……啊!

 

感覺一切的事情都串在一起了。日向恍然大悟。

 

是因為狛枝的誤解啊!

 

是狛枝莫名其妙打了個電話去公司,才讓所有同事都產生了自己來月經了的誤解……

 

可是,公司的同事們本來就跟狛枝關係不好,而且自己是男性這件事可是全公司都清楚知道的,為什麼狛枝這麼一句話,就讓公司裡所有同事都相信了呢?

 

“日、日向桑,你怎麼了?”

 

“罪木……”

 

他把剛才的問題拿出來問了。

 

“誒、誒嘿嘿……”罪木臉變得有點紅,羞澀地回答:“那、那是因為……大家看著日向君的胸部,自然而然地就這麼相信了……”

 

什、什麼啊!

 

這是什麼鬼啊!

 

本來認為只有狛枝會做出這樣的問題發言,原來整個公司的人都這麼想啊?

 

日向“咚”的一聲,躺回了枕頭上。

——TBC——

评论(2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