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日向君為什麼不理我了呢(一)

◊CP:狛日
◊設定:主人狛x犬人族日
◊這只日向君的智商跟身體都只有10歲,三年起步,所以慎入(ಡωಡ)
◊以後會有一輛小車跟一輛大車,不過我很不擅長寫肉所以請不要期待(
◊我寫文一般沒什麼人看......如果你戳了進來我絕對要跪下感謝你(´;ω;`)
◊廢話不多說了Let's go(°∀°)ノ

(一)

“狛枝、狛枝,快起床!”

 

“快起床啦,我的肚子好餓……”

 

“嗚嗚……狛枝,我很餓了……”

 

早上昏昏沉沉時,產生了日向叫自己起床的錯覺。在鼻血把枕頭浸濕了差不多三分之二時,狛枝終於從幻覺中清醒過來了。

 

他擦乾了鼻血,將沾了血的紙團清理好後,才進行了普通的梳洗。在洗臉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臉憔悴了好多,本來說不上健康的膚色似乎變得更加蒼白了。思考了一下,總覺得跟最近的事情有關——

 

狛枝凪斗,24歲,跟獸人族的寵物同住,目前正在陷於一個困難之中。

這個困難正好跟自己那獸人族的寵物有關,也是狛枝這一生最不擅長面對的困難——那就是友情的問題。

 

事情要從6年前說起——

 

當年,狛枝在自己家門口外找到了一隻自稱“日向創”的獸人。他從獸人頭上的犬耳判定了他屬於犬人族,於是在帶他進家後用漢堡肉招待了他,並讓他暫時住了下來。

 

狛枝當時辛苦了好幾天,終於找到了他的原主人,結果日向卻已經粘上了狛枝,怎麼都不肯回到以前的家裡去。原主人見日向這麼喜歡狛枝,隨便地交代了一下喜歡的食物跟興趣之後就把他送給了他,這麼一養就已經6年了。

 

一開始狛枝只把他當寵物飼養,養了一年後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對日向懷抱著主任與寵物以上的感情——“友情”。

 

他會跟日向一起吃東西、一起聊天、日向還會很樂意安慰他——這就是可以成為“朋友”了吧!

 

他當時有特地去確定這段“朋友關係”的。

 

“日向君,可以成為我的朋友嗎?”狛枝手拿一盒限定版草餅,單膝跪地,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日向這麼問了。

 

很容易就被草餅誘惑的幼犬興奮地舉起了雙手:“好啊!”

 

自此之後狛枝一直以為日向跟自己是“朋友”關係的。因為犬人族的日向在10歲時已經固定了體型跟心智,未來應該是沒什麼大變動的才是。狛枝大概會一直被日向安慰、會一直被日向喊醒、會去公園遛日向…….

 

然後事情忽然就變得不對勁起來了。

 

狛枝還記得是從去年11月26號開始的,當天自己竟然不是被日向壓醒的,竟然是自然醒的。

 

“日向君,你沒事嗎!?不是撞到頭了吧?!”他記得他驚慌失措地喊了出來,檢查日向的時候還把他的襯衫給扯壞了,把日向嚇僵了,根本沒有回答“為什麼不來喊我起床”的問題。狛枝覺得自己當時真的太急躁了,他至今還記得臉完全紅透的日向眼角含淚、委屈地仰望自己,像是害怕被丟棄的幼犬。

 

接下來的幾天,問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他都沒有從日向那裡得到回答。

 

後來就更加嚴重了。

 

今年,日向越來越少接近自己了:自己想過去跟他聊天的時候他會逃掉、敲他的房門的時候不會有回應、就連帶著草餅過去找日向的時候,他也會跑掉。

 

為什麼呢?

 

吱呀——

 

思考著這個怎麼樣也解不開的問題,狛枝堅定了要每天問一次原因的決心,推開了客廳的門。

 

在平日,日向是可以聽到狛枝的開門聲的。正在奇怪日向沒有反應的時候,狛枝忽然察覺到今天的節目是日向小時候最愛看的一套,也難怪他會這麼專注。

 

“電視機前的小朋友們覺得誰是兇手呢?大聲喊出來,要不然黑白熊校長可就聽不清楚囉?一、二、三,兇手是——”

 

啊,是這熟悉的台詞啊!小時候還沒長智商的日向雖然猜不出兇手,卻一直嚷著要看……啊,小時候的日向君實在是太可愛了。狛枝感概著,悄悄地靠近著日向。

 

日向果然真的是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視節目,犬耳直直地豎著,嘴上咀嚼的動作竟然也停住了,也沒注意到狛枝已經站在了他的後面,雙手也已經蓄勢待發,拍上了他的肩膀——

 

“日——向——君?” “哇啊!”

 

日向被狛枝嚇了一跳,犬耳猛地顫了一下,正在啃著的草餅滑了出去,“啪”的一聲貼在了電視熒幕上。見手上的草餅沒了,他狠狠地把狛枝的手甩開,然後退到沙發的另一邊去。日向君缩到沙發的另一邊後,還豎起了眉毛,很生氣似的:“滾開,不要碰我!”

 

就是這樣了!

 

作為一個渣滓垃圾蟲,狛枝認為自己被世界上所有人甩開手都是正常的,可是被日向的話……究竟為什麼呢?

 

日向可是一直安慰自己,讓自己相信自己並不是渣滓的啊!日向應該是世界上唯一不介意跟自己這塊垃圾在一起的人,並不會在意自己的觸碰才對…….可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狛枝覺得無論是物理上還是心理上,自己跟日向的距離都變遠了。

 

他每天的精神狀況都不是很好,每次想到這件事,狛枝都會立刻灰沉起來,這麼下來,臉都差不多要凹進去了。

 

即使自己鏡中的臉特別憔悴,當年如潮水一般的鼻血也已經乾枯。他仍一直在心裡問著:

 

為什麼呢?

 

今天狛枝也沒有找到答案。

 

——TBC——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