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還未寫完的報告

#CP:狛日
#設定:吸血鬼狛枝x獵人日向
#撒嬌的痴漢枝
#小短文,真的很短
#瞎JB寫
#如有問題請告訴我,感謝你賜予我進步的機會
————————————————

窗外的彎月高高掛著的時候,日向創正在忙著寫一份關於獵殺對象的報告。

 

昨晚殺死的吸血鬼能力非常奇異,日向跟他戰鬥過之後還沒明白對方的能力。因為這只奇特的吸血鬼或許會刷新獵人協會的資料庫,日向到半夜仍然在翻找過去的檔案,盡量描述著對方的能力,認真地寫著這份報告。

 

沒有頭緒的日向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僵化了,為了讓自己的腦袋活動起來,他站起身來在房間裡到處亂走。走了幾個圈後,日向回到了自己桌子前,盯著那份資料看,希望自己能思考出什麼來。

 

“日~向~君?”

 

忽然一雙手攬住了自己的腰,做出親暱行為的吸血鬼還把頭埋在了自己的頸窩間。吸血鬼的呼吸忽然變得急促起來,“呼哈呼哈”地嗅著自己的味道,把一堆灼熱的空氣灑在了自己的頸窩間。

 

“喂——狛枝!”日向想要扯開對方的手,但那雙手卻紋絲不動,甚至抱得更緊了。被報告弄煩的日向見狛枝完全不理會自己,立刻就來了一次“捨身攻擊”——狠狠地用自己的頭撞對方的頭。

被自己使出頭槌攻擊的狛枝如自己所願松了手,但作為吸血鬼的他很快就恢復了,反而是作為主動撞擊的一方的日向還有點耳鳴。於是他只好摸著自己發疼的頭:“狛枝,不是讓你不要妨礙我工作嗎!”

 

白髮的吸血鬼一臉委屈:“我現在已經很餓了…….”

 

“前天不是才吃過嗎!”

 

“日向君記錯了嗎,那是大前天,所以我現在真的非常餓了。”狛枝的表情又委屈了幾分,眼角發紅,似乎都要滴出淚來了。

 

日向思考了一下,還是想不起自己究竟有沒有去餵狛枝的這件事。雖然對方一直很煩很聒噪,忘記了有沒有餵食的這件事,還是讓他覺得有點對不起對方。

 

“……那好吧。”日向屈服了:“不過快點完事吧,我還有報告沒寫完。”接著他拉起了自己的衣袖,湊到了對方的嘴邊。

 

作為罕見力量繼承者的狛枝,似乎跟日向兒時的悲劇有關聯。日向為了找出當時的真相,跟狛枝達成了協議,將作為吸血鬼的狛枝藏在了自己的住處,並提供“食物”。

 

狛枝撫摸著日向的手背,將它貼在了自己的臉上。他親吻了手心,又移向動脈,舔舐著那片區域,在日向因為感受到舌頭的冰涼而閉上眼時,他拉著對方的手腕,將對方拉向自己。

 

“唔——”

 

“我想要咬日向君的脖子。”狛枝搶著說,埋進了日向的頸窩裡。

 

“不行。”

 

“可是我非常想咬日向君的脖子。”

 

“要咬快咬,我還有報告沒寫。” 日向堅決地說。

 

聞言,狛枝又露出了極為悲傷的神色。發現日向毫無興趣地別過了頭,他眉毛一豎,換了另一種強硬的方式。

 

“如果日向君不讓我咬,我就從獵人協會的正門走進去,跟他們探討希望與未來。

 

“……”

 

日向君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又瞄了瞄桌上的報告,視線落在了態度強硬的狛枝身上。

 

他知道對方一旦想要鬧,就真的會鬧很久,這樣的話,自己的報告就無法完成了,協會的資料庫也無法被擴展了。

 

而且,忘記餵狛枝也是自己的錯——

 

“……好吧。”日向一臉不情願。

 

聽見這句話的狛枝又變回那個看似純良的模樣,拉開自己的襯衫,埋進了自己的頸窩中,像一隻小狗一樣拼命呼吸著。

 

在狛枝的獠牙刺穿大動脈時,日向朦朦朧朧地想著,自己究竟能撐過吸血帶來的酥麻感,忍住不睡嗎?

 

事實告訴了他是不行的。

 

直至第二天早上,日向還沒寫完那份報告。

 

——END——

评论(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