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補課

先發配圖試著吸睛(


先前跟姬友討論過後,瞎JB搞出來的東西(
昨晚有發過,今早起來發現有錯誤想編輯,結果手殘刪掉了(。
啊廢話不說太多了(°∀°)ノ

#CP:狛日
#教師狛x學生日
#OOC注意
#瞎JB搞出來的東西
#有建議的話歡迎提出,感謝你給予我進步的機會(°∀°)ノ

——————————————————

日向創發現自己對自己的老師有異樣的感情。

 

狛枝凪斗,25歲,男,是學校裡的數學老師。這所學霸高中的戀愛氣氛並不濃厚,可是在狛枝凪斗來任教之後,這裡就多了很多為愛而煩惱的少女——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那不錯的長相跟溫柔的性格。

 

日向上學期數學成績不及格,被學校安排參加的便是狛枝凪斗的單對單補習班,補習班已經持續了兩個月,而就在這兩個月間,日向創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他上課不曾走神。可是最近只要是狛枝凪斗的數學課,他就會莫名其妙地發現自己聽漏了幾條題目,一清醒來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正注視對方的臉;

 

午休時日向一般在跟其他同學進行複習,可是最近,他發現自己不可抑制地注視在學校旁邊公園躺著的狛枝;

 

聽見女同學在討論狛枝多麼帥氣時,他本不應有什麼感覺,可是最近一聽到女同學對狛枝多麼傾慕,一陣鬱悶就會湧上心頭。

 

在“感情”方面有些遲鈍的日向,去圖書館找了一些跟情感相關的書來看。他翻找到一頁,看見現象是跟自己極為吻合的“莫名其妙地走神”、“想要注視對方的臉”、“產生奇怪的鬱悶感”時,還因為可以知道自己的感情而高興了。

 

“這種感情名為——”

 

抱著一絲興奮的他翻了頁——

 

“戀愛。”

 

“……”

 

“啪”的一聲,日向掩住了自己的臉。

 

不是吧——

 

不是吧?

 

不是吧!

 

書掉落到地面的時候,日向已經衝出了圖書館。

 

日向就這麼衝下了一樓,飛奔到了學校的長廊,來到了學校的足球場,看見並沒有社團在練習之後,他繞著跑了整整七個圈才停了下來。

 

他扶著球框喘著氣,渾身是汗,可總算是冷靜下來了,心跳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現在,就可以思考一下該怎麼處理這感情——

 

“日向君?”一抹白色映入了眼簾。

 

驚嚇,腎上腺素被釋放到了血液,呼吸加快,心跳突破正常頻率,血液沸騰——

 

逃!

 

日向感覺自己突破了自身的速度。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衝過一條長廊、兩層樓體還有一條走廊,“刷”的一聲把課室們給打開了。他疑神疑鬼地東張西望,確認那抹白色並不在附近之後,才安心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開始思考以後該怎麼辦的問題。

 

於是他開始整理思維——

 

他對一個男老師產生了,名為戀愛的感情。

 

對一個男、老師。

 

男性、教師。

 

首先是同性,然後是自己的教師。

 

他的額頭直接敲到了桌子。

 

———— ————

 

最後日向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必須躲著狛枝。

 

不能再讓這種感情左右自己了。這種感情可是背離道德的,如果對方知道的話,那該會為他帶來多少困擾啊——被自己的學生、同性的學生暗戀了什麼的。

 

如果自己仍然像平日一樣跟狛枝相處的話,大概會不小心露出馬腳吧…..?

 

被發現了之後,首先,這個和諧的師生關係無法維持下去了了;然後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的話,這所不太允許戀愛出現的學霸高中肯定會引起不少漣漪的吧,或許,狛枝還會因為各種原因被解僱——

 

日向拼命地搖著頭。

 

為了避免這些事情發生——他絕對要躲開狛枝。

 

上狛枝任教的數學課時,他會裝出非常認真的模樣寫筆記,再也不把視線投到狛枝身上。

 

午休的時候,他跟同學換了位子來吃飯,避開了平日的窗邊位置,就不會看到在公園休息的狛枝了。

 

盡力地想要避開了,可某天,他還是非常不幸地跟狛枝在學校裡遇上了——正面的那種。

 

“日向君?”

 

狛枝正抱著一堆書跟一些教學用具,疑惑地盯著自己。

 

混亂的白色捲髮一如往常地被綁成短馬尾,黑框眼鏡仍然架在鼻樑上。大概是日向自己的錯覺吧,他感覺對方的眼鏡反射著奇怪的光芒。

 

“呃…….早啊,老師。”

 

日向隨口認認,然後就尷尬地低下了頭,加快了腳步。

 

該快點離開這裡,離開得了的話,大概會有一段時間不需要看到狛枝了——

 

“對了——日向君!”對方用好聽的聲音喊住了自己。

 

唔——

 

日向不情不願地回過頭,正好注視著對方好看的灰綠色眼瞳。

 

狛枝露出溫柔陽光的微笑,提醒:“記著要來今天放學後的補課喔!”

 

“…….”

 

……

 

......我的天。

 

———— ————

 

內心極度忐忑之下,日向君帶著書包,手上抱著幾本書,來到了平日補課的課室。

 

這場補課根本不是在給自己增進知識,而是在給自己處刑啊!

 

日向已經來過很多次,以前來的時候還是帶點高興的,此刻卻是壞孩子不想被拆穿惡作劇、害怕後果的心情。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地將氣吐出。

 

如果表現得淡定一些的話,就可以裝得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了吧?

 

是的,如果自己不表現去緊張:不移開目光、可以正常回答問題的話,其實並沒有什麼事會發生吧?

 

他深呼吸著,讓心跳回歸正常。

 

拉開了教室的們,日向坐在了教室正中央的位子上。自己一直都是坐這裡的,因為這個位子可以清晰地看到黑板上的字。

 

他翻開了筆記本,把筆袋放置好,心情感覺也平靜多了。

 

這時候,課室的門再次被拉開,白髮的教師抱著教科書,步入了課室。

 

“日向君有帶上星期那份測驗卷嗎?”他問。

 

“有、有。”日向攤開了那份測驗卷。

 

“這次我們就從第四題開始吧——”

 

狛枝拿起了粉筆,開始講解起第四題的回答方式。從解讀題目到開始答題,要怎麼去思考,跟什麼課題相關…….

 

第四題、第五題、第六題……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都是非常平淡的教學時間。

 

動筆帶來了踏實感,抄寫著黑板上的字,同時也把狛枝的話給抄寫下來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就跟上星期一樣。

 

這讓日向覺得自己是想多了。

 

也對嘛!只要跟平日一樣聽課,怎麼會突然出問題呢?日向露出了放鬆的笑容——

 

“日向君最近都在躲著我呢。”

 

太好——呃,什、什麼?

 

哇啊啊啊啊啊!

 

“沒、沒有,你說什、什麼……”

 

自己為什麼這麼結、結巴啊!

 

“我知道的喔。”對方睜著灰綠色的瞳孔,似乎直直地看進了自己的眼裡,將自己那異常的情感看了個精光。

 

“日向君喜歡我對吧?”


喜歡我對吧喜歡我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

 

轟——

 

空白了。

 

“日向君在我上課的時候一直盯著我看呢……”

 

“午休的時候,那一直投在我身上的目光,也是日向君的吧?”

 

“放學的時候……”

 

腦袋空白了。

 

“可我並不討厭日向君的感情喔。”他的話語忽然多了分自卑:“我這種垃圾也可以跟日向君互相喜歡的話,實在太榮幸了……”

 

……

 

——嗯?!

 

互、互相喜歡?!

 

日向震驚地抬起了頭:“老、老師你......?”

 

“是的,我喜歡日向君喔。”狛枝露出了平日那個溫和的笑容。

 

腦袋被炸成了一片空白。

 

白髮的教師將臉湊了過來,日向連對方的眼睫毛都能清晰看到。他感受着對方溫熱的吐息,呼吸也不禁快速了起來,臉頰也發著熱。見對方的臉越湊越近,不知所措的日向逃避性質地閉上了眼。

 

“日向君……?”

 

窺見日向緊張得連眼睫毛都在抖,狛枝輕笑了一聲。

 

接著他靠近著對方的耳畔,低聲挑逗著。

 

“日向君想跟我做嗎?”

 

做、做、做做…….做?

 

混蛋!什麼鬼啦!

 

因為各種羞恥啊緊張啊恐懼啊的心情,日向非常想把對方給揍飛,可他發現自己自己只可以細細地顫抖著,脖子僵直,臉頰上的熱感甚至還擴散到了耳朵。

 

對方那白皙的手撫上了自己右臉,憐愛地輕撫著。冰冰涼涼的,正好可以壓下臉上的火苗——才怪!明明對方的體溫很低,可是一摸上來,臉就發燙得更加厲害了。

 

接著對方的臉繼續放大,鼻尖相撞了,日向感覺自己完全止不住地在抖,反射性地退後了些。狛枝側過了臉,尋找到了合適的角度,侵略性地靠近自己,讓自己無處可避了——兩片唇終於貼到了一起。

 

日向感到了唇上的柔軟觸感,只是單純的雙唇緊貼而已——明明是幼兒園孩子都能做出的級別,日向卻感受到了對方的唇傳來的幸福感。

 

唇只是相貼數秒便退開了。

 

不夠、這樣不夠……還想要——日向覺得自己差點就主動貼過去了——好在那唇又湊了過來。

 

“嗯、嗯……”

 

啊、啊啊……那是什麼——濕濕的?

 

日向微微睜眼,才想起這應該是對方的舌頭——到處舔舐著,想要撬開自己的唇什麼的——

 

哇哇哇哇哇!

 

覺得羞恥的日向再次閉了眼。可就在此刻,吵人的鈴聲響起了。

 

對方的唇又退開了,取代幸福感的是一陣難耐的空虛感。

 

“果然還是先讓日向君有心理準備比較好呢。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的補課就到此為止了吧。”

 

耳邊響起了狛枝的笑聲,似乎帶有一些作弄自己的意味。“如果日向君希望的話,下星期就來進行後續內容吧?”

 

狛枝離開了課室,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樣子。

 

目送他離開的日向臉漲紅著,腦袋空白一片,呆坐了半小時,仍然沒能反應過來。

 

———— ————

後來,作為師生的兩人確立了情侶的關係。

 

在這個詭異的狀態之下,這個學期的數學補課也完成了。

 

期末考試的成績出來了,雖然跟上次相比是進步了,可仍然沒有及格,學校還是判定日向需要補課。

 

“日向君要來我家嗎?學校差不多要關門了,可是我想給日向君講完這一份考卷。”

 

日向思考了一下,接下來也沒有什麼要做的事,就輕易答應了。

 

於是狛枝給日向進行了各種內容不可描述的補♂課。

 

——END——


评论(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