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charlotte)

這邊是夏天,會在這邊放點圖文(?)
彈丸廚,希望教教徒,狛日黨;
目前主要是畫狛日向的糰子日常,
文的話正在努力考駕照,為了成為一名老司機而努力著(°∀°)ノ

【狛日】小紅帽and大灰狼

#狛日
#小紅帽枝x大灰狼創
#這隻枝還挺能打的
#OOC跟邏輯問題很嚴重
#附贈棄稿(半輛車)
#OK的話請進
——————————————————

 

其實小紅帽是知道的,有什麼人——或者說有什麼生物,一直潛伏附近的這件事。

 

因為他在家旁邊砍樹的時候,總是會聽見遠方的草叢有些細小的簌簌聲。本來以為只是有兔子或者老鼠什麼的路過,後來發現並沒有那麼簡單。

 

因為草叢那邊的身影有著三個凸起來的東西。

 

他仔細一看,其中兩個凸起來的東西是耳朵,獸類的耳朵,毛絨絨的,警覺地豎起著。那第三個凸起的東西呢?小紅帽看了大概半小時,終於在那個生物稍微站起身來的時候明白了,那是一根奇怪的頭髮。

 

小紅帽在家裡坐著的時候,會覺得窗那邊的光被什麼遮擋了——那是因為那個有著耳朵跟奇怪髮型的生物站在了窗邊;

 

在房間裡睡覺的時候,也感受到了奇怪的視線——因為他一直在窗外注視著自己;

 

在自己洗澡的時候,那個黑影想趁自己不留神竄進來——他還真的竄進來了,可是啪的一聲滑倒了在地上。小紅帽在聽見聲音之後立刻就回頭看他,可那東西反應卻挺快,很快就從窗口跳了出去。

 

——小紅帽是知道這個生物的存在的,甚至覺得他很有趣。

 

雖然對方的目的不明,小紅帽覺得那東西肯一直注視著自己這種垃圾,已經吸引到他的興趣了。而且那東西意外的有點冒失,會在接近自己的時候突然滑倒,感覺還挺可愛的。

 

後來某天,被母親設置在庭院裡的警報器,突然被觸動了。

 

“果然……這一帶也有灰狼了呢。”小紅帽的母親拆下警報觸發器,從裡面拿出了一根茶色的毛。

 

“就是母親年輕時狩獵的生物嗎?”

 

“是啊。”白色捲髮的女性沉思了一回:“凪斗,是時候把槍還給你了。”

 

小紅帽知道了那東西是一隻狼,是母親的家族在過去狩獵的東西。

 

母親在那之後花了大概一星期改造了小紅帽用過的槍,把它改成了不容易走火的設計,然後放在了小紅帽的掌心。

 

在警報器被觸發之後,小紅帽就沒有在家裡感受到那個生物——灰狼的存在了。大概是被嚇跑了吧,小紅帽這麼想,突然覺得有點空虛。

 

再後來,一封信被寄來了家裡。

 

小紅帽打開一看,信就是一張正常的A4紙,上面的字都是字體大小12的新細明體。第一行寫著18個“無聊”,第二行寫著19個“無聊”,第三行寫著17個…….

 

母親湊過來一看,目光從第一行的18個“無聊”掠了過去,又從第二行掠了過去……

 

她立刻從房間拿出了滿滿一袋的軍火,掛到小紅帽的胳膊上。

 

“凪斗,要麻煩你去外婆家給外婆送點軍火了。”

 

於是小紅帽出門了。

 

———— ————

 

小紅帽在森林小徑裡走著,沒有繞路,沒有半路去追蝴蝶,也沒有去採路上的花朵。

 

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了,不過小紅帽覺得自己如果沒有穿著這斗篷,大概還能走快一些。

 

母親吩咐自己離開家裡的時候一定要穿上紅色的斗篷,可是小紅帽並不太喜歡。他並不是怕熱,而是因為這個斗篷非常重,活動起來有點不便。

 

在烈日跟樹蔭之下,他又背著母親給的袋子走了一段路,森林的景色都大同小異,他難免無聊起來。

 

旁邊的草叢有些簌簌的聲音,吸引了小紅帽的注意力,然後有一隻小兔子從那邊蹦了出來。

 

小紅帽突然想起了一隻狼。

 

一開始發現灰狼君的時候,他就是很喜歡躲在草叢裡的呢。似乎是在觀察自己的樣子,可是並沒有反應過來自己也在被別人觀察著——他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頭上的耳朵跟頭髮是多麼引人注目。

 

有一次,那根奇怪的頭髮還被樹枝卡住了。為了把頭髮拔出來,他把半棵樹都掰斷了——

 

小紅帽的嘴角突然勾了起來。

 

灰狼君現在在哪裡呢?話說起來,灰狼君為什麼一直要盯著自己呢?是想要吃掉我嗎?

 

真是可惜呢,明明還有很多不懂的事情,灰狼君竟然就被母親設置的警報器嚇跑了——

                                                                                                                           

小紅帽思考著,腳突然踩到了些什麼,一根繩狀物體快速地繞住了自己的腳,讓他失足摔倒地面,後腦狠狠地撞在了草地上。

 

“痛!”

 

腦袋嗡嗡直叫,就像是被一波一波的海浪吞沒一樣。頭痛了一回之後終於取回了思考的能力,他思考了一下。母親跟自己在這一代都設了不少陷阱,這應該就是其中一個捕獵陷阱吧?

 

——然後他發現並不是。

 

因為有一雙手,在解著自己的腰帶。

 

“?!”

 

小紅帽微微睜開眼,看見的是一個背光的身影。身形大概是接近15歲的少年吧?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低著身,“咯噔”地把小紅帽的褲腰帶給扯了下來。

 

眼睛聚焦起來了。他發現少年的刺刺的腦袋上有熟悉的三個凸起。其中兩個是耳朵、豎起來的獸類的耳朵,而中間的是一根形狀特別奇特的頭髮。

 

是灰狼君!

 

自己真的很幸運呢!一想起灰狼君,他就自動出現了呢!

 

小紅帽突然興奮起來了。或許自己真的挺喜歡灰狼君的吧?他這麼想著。也可能是因為他現在可以解開幾個謎了——首先就是灰狼君為什麼一直盯著自己看。

 

趁自己出門的時候發起襲擊,肯定就是因為要達成自己的目標吧?那麼他要幹些什麼呢?

 

自己的大腿癢癢的,灰狼君的尾巴一直搖得很厲害,在自己的大腿上甩來甩去。犬科動物在高興的時候會搖起尾巴來,所以灰狼君現在確實很高興吧!

 

那麼,灰狼君究竟要幹些什麼呢——

 

“簌”

 

小紅帽的褲子被拉下來了。

 

不只是長褲,而是把裡面的灰白相間內褲也一同拉下來了。

 

那根不堪入目的東西映入眼簾的時候,灰狼嚇到似地別開了頭,可是手上拉褲子的動作沒停下來。

 

啊——竟然是下流的目的嗎?

 

小紅帽覺得有些失望,因為這個目的沒有想像中的“吃掉他”、“為了奪取他身上的軍火”要強。

 

小紅帽將手伸入了自己的斗篷中,在藏著各種防身武器的裡面摸索出了兩根皮帶。專注在脫褲子的灰狼並沒有留意到他的小動作。於是他突然坐起身的時候嚇了對方一跳。

 

“哇啊!”

 

小紅帽左手扣住了灰狼的手腕,右手拿著皮帶,把灰狼的兩隻手給繞起來,拉緊,扣上了。

 

“什——”

 

然後就是要處理跨在自己身上的兩條大腿了。小紅帽一手托住對方的左大腿(還挺有彈性的),一手托住另一根的,“啪”的一聲把他的大腿並起來,又掏出了幾根比較粗的皮帶把它們綁在了一起。

 

把灰狼五花大綁之後,他推了對方一把,讓手腳都活動不能的他滾到了草地上。“唔!”磕到鼻子的灰狼發出了一聲悶哼。

 

小紅帽從斗篷裡摸出了一把小刀,把自己腳腕上的繩子給切斷了。

 

“呼……”

 

小紅帽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

 

“ 一直在我旁邊盯著我看的就是你吧,灰狼君?”小紅帽蹲在了灰狼的面前,露出了一個柔弱少年的微笑。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灰狼的臉,以往都是看到身影或者頭頂而已。灰狼果然還很年輕,他長著的就是一張正常的15歲少年的臉,不留意獸耳的話,丟進人群中根本認不出來。那張臉還很稚氣,眉毛豎起,眼睛不甘心地睜著,有點惱怒地盯著打量自己的小紅帽。

 

“……沒有。”灰狼滾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灰狼君以為我沒有看到嗎?不想承認嗎?可是在你躲在草叢後面盯著我的時候,那根豎起的頭髮跟獸耳都特別明顯呢。還有在我的浴室裡摔倒的那次,我也看到了喔!”

 

灰狼的耳朵猛地豎了起來,然後又聳拉了下去。

 

小紅帽伸出手,對著那對毛絨絨的耳朵又拉又揉又扯。

 

“喂——啊啊啊啊啊!住手!放開我的耳朵——”

 

小紅帽又在手無縛雞之力的灰狼頭上肆虐了大概半分鐘,對方都快要受不了了,只紅著一張臉在那邊“哈啊”地急速喘著氣。

 

可小紅帽還沒打算放過他。另外一隻手順著背脊摸索下去,在對方的屁股附近到處遊走。他戳著那根毛絨絨的尾巴根部,嚇得對方腰都弓起了,可他還變本加厲,把尾巴握在手中上下擼動起來。

 

“住、哇啊——別這樣弄,混蛋、住手啊、啊——!”

 

“唔......”

 

“哈……哈啊……哈……”

 

被對方摸完之後,灰狼感覺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對不起。我不應該一直盯著你的,還有剛才設了個陷阱綁了你也很對不起。”他低頭道歉了。“……請你放開我。”

 

“……”

 

他突然尷尬地別開目光:“剛才真的很對不起,你還是先把那根東西放回去……”

 

小紅帽突然發現自己光顧著逗狼,都忘記把某個外露的東西放回應該待的地方了。

 

“不是灰狼君積極地把它放出來的嗎?”他一塞:“說起來還真是意外呢,灰狼君竟然是想跟我這種垃圾渣滓做下流的事情才看了我那麼久的?”

 

“下流的事情?”灰狼的臉色突然青了,慌張地澄清:“不是、沒、沒有,我只是想要你的——”

 

“——如果只是想做這些事情的話,灰狼君根本不需要每天都盯著我看嘛!如果這就是你的希望的話,我非常樂意奉陪,成為你的希望墊腳石的!根本不需要麻煩灰狼君每天都在我附近看著我還要趁我出門的時候設個麻煩的陷阱吧我抓住這樣的話根本就是——”

 

———— ————

 

接著小紅帽還巴拉巴拉地在灰狼的耳邊說了一堆話。灰狼為了讓他閉嘴甚至還把自己的真正目的說出來了,可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小紅帽貌似完全沒聽進去。

 

完蛋了。

 

雖然本來的目的也不是什麼見得光的事情,可是他現在誤解的甚至比真正的目的糟糕幾十倍——!

 

灰狼突然感受到一陣惡寒,尤其是小紅帽說自己必須給外婆送軍火了,所以扛起一個袋子就這麼走了,把自己留在了原地的時候。

 

我就要在這裡保持被皮帶捆住的狀態待到死了嗎?

 

“……”

 

他躺在草地上,尾巴跟耳朵都聳拉了下來。

 

“!”

 

灰狼突然又感受到一陣更加厲害的惡寒,因為小紅帽又回來了。

 

他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把捆成一顆球似的灰狼抱了起來。灰狼拼命地掙扎,可小紅帽還是成功地帶他經過了一個木牌、一條小橋、一個井,進了一件小木屋裡,然後把他丟掉了床上。

 

手腳的皮帶都被拿走了,可是等待灰狼的是更厲害的東西。

 

“哇、那裡——我都說了對不起了為什——啊、哇、不要!哇——”

 

最後灰狼獲得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更加重要的東西也一併失去了。

 

——END——

那麼狼創究竟是想要什麼呢?

沒錯,就是胖次啦(
————————————————————————

附贈有頭無尾的棄稿
這個是最初寫的小紅帽paro,不過基本上是為了肉,OOC比現在那篇還厲害,狛日的感覺也出不來,像是為了肉而犧牲了很多,讓狛枝直接把日向摁著艹似的
而且狛枝特別過分
如果ok的話就看看好啦 因為是棄稿所以有很多錯字、或許會突然隔開一段、還有頭無尾,不要打我謝謝!!!




评论(19)
热度(189)